院訊 413
  
  

  2005 年二月號
    ■
  主題信息 
  ■  學院動態 
    ■ 
不滅的燈火   ■  苦難的迷思
   ■  回顧與展望

 
道學碩士科 ◆ 祝華達、張鳳美

     2000年初,全球的經濟開始走下坡,尤其是高科技產業更是首當其衝。我當時負責管理在德州奧斯汀(Austin, TX)的電腦裝配廠,原來有8001000個員工,也在2002年底,遭到關閉的命運。感謝神,我因為在2001年就調回休士頓的辦公室,也同時在負責公司其他的業務,所以我的工作,並未立即受到影響。其他的公司在獲知我們工廠的情況,陸續在2003年的九月找我面談。因為我已經事先安排了十月份要回台灣探親兩週,所以對於新的工作,暫時無法作任何承諾。

     我們(曉士頓西區中國)教會一直都很有心的要推展台灣宣教事工,在2003年決定與台灣鄉村福音佈道團(簡稱鄉福)一起同工。藉著十月份返台探親的機會,我也有幸參加了鄉福一年一度的同工會,並且在嘉義的東石教會參加主日敬拜。在那裡,讓我親身體驗到台灣是多麼的需要福音,在鄉村裡,更是缺乏堅守的傳道人。東石教會的陳文逸牧師和梁紀貞師母有五個兒子,老大五年級,最小的兩個是不到一歲的雙胞胎。他們夫婦,從年輕時就開始全時間的事奉,一晃就是廿年。聚會時,牧師領詩、講道,師母司琴,老大當招待,老二放投影片,全家一起服事,真是叫人又欽佩、又羨慕。我自己對於鄉福呼籲的「福音移民」-提早退休去台灣鄉下傳福音,也有很大的感動。

     雖然我們夫妻已經考慮過,在孩子們大學畢業,沒有經濟的壓力下,願意全時間事奉神。但是「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;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」當我在電話中和妻子分享我在鄉福的經歷時,神的靈竟然也同時的感動了她,她鼓勵我放下世上的工作,我們一起去神學院接受裝備。結婚二十多年來,我的妻子張鳳美一直是盡心盡力的照顧我們一家四口。無論我賺錢多或少,她都是省吃儉用。她買東西往往要等到減價的時候,如果我去買東西,她常常會抱怨我買的不是太貴,就是浪費錢買了那些不需要的東西。她這麼一個斤斤計較每一塊錢的人,竟然會在兩個孩子上大學的時候,願意去接受神學的裝備,讓我們儘早成為神合用的器皿。我一向認為自己的信心很大,沒想到神卻是藉著她,一腳把我踢了出來,走上了全時間事奉的道路。「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,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,衪讓我們看到神國的需要就是現在。雖然我們不知道神會如何的使用我們,但是憑著聖靈的感動,一通越洋電話,我們夫妻就決定把我們人生的下半場,全然的交在神的手堙C

     作「決定」很簡單,但要去實現這個「決定」,卻是困難重重。趁著尚在台灣,我到中華福音神學院(簡稱華神)拿報名的申請表時,才知道要進神學院,不但要通過筆試和口試,還要健康檢查合格才會被錄取。如果我們要一起回臺灣唸書,我們也要事先安頓留在美國的兩個孩子,並且處理我們現有的房子、車子、傢俱和其他的東西。除了物質方面的事務之外,我們也要面對世上工作的誘惑以及家人、朋友們的詢問:還這麼年輕,孩子又在唸書,有這麼好的工作,為什麼要辭職?我們同時要面對「信心」的挑戰:有太多的人,比我們更有資格、更有能力來事奉神。如果我繼續上班,可以多做奉獻,不是對神的家更有貢獻?

但是很快的,神讓我們看到,祂要的是我們自己,就是一顆單純願意的心。「神的恩典夠我們用,因為 神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」。信實的神,很快的回應了我們的決定:我們的房子賣給了小組堶惜@位愛主的弟兄,他也願意繼續開放他的家為小組聚會的場所;兩部車子也陸續的賣給有需要的弟兄;五個房間和三個廳的傢俱,能賣的賣了,剩餘的就留給其他弟兄姊妹使用。神迅速、順利的除去了我們世上的包袱。當然,我們所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兩個孩子:如何讓他們認同我們的決定?又如何適應新的生活方式?
 (一)我們己經沒有屬於自己的大房子,他們必須在暫時租的公寓客廳打地舖,不再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屬於自己的房間;
(二)我們暫時沒有任何的收入,他們必須要學習過節儉的日子;
(三)雖然我們可以趁暑假回來看他們,但是有三年的時間不會在他們的身邊。
感謝神!兩個兒子經過一番痛苦的掙扎,欣然的接受神對我們的帶領。當他們從學校,回到我們暫時的家時,他們一如往常的快樂,沒有一絲的埋怨,我們知道 神已經改變他們的心意,否則我的姊妹就有掉不完的眼淚了!因著我在成人主日學和在小組的服事和學習,順利的通過了今年五月神學院的筆試。在半夜越洋電話的口試中,對方原先以為我是教會的長老或執事,雖然我們只是平凡的基督徒夫妻,卻同有一顆單純、樂意事奉神的心志。

     自從2003年十月底辭職迄今,我也陸續接到兩個令人十分心動的工作機會,但是我們夫妻藉著彼此的鼓勵和扶持、勇往直前,只向神看,不向錢看。雖然偶有軟弱和掙扎,但卻更加添了我們對神的信心。每當我回想神過去豐豐富富的帶領:衪把我們從臺灣無神論的家庭中,帶到美國來;又賜給我一位單純、愛主的配偶(她早我三年信主);也是因為她勤儉持家,我們才能有未來的三年基本生活費,讓我們能專心在神學院接受裝備。雖然我從前不信主,但為著愛孩子,我也知道要陪他們一起去教會;因為神的恩典,我在1996年的感恩節,得蒙耶穌基督寶血的救恩。在過去廿多年的工作期間,神不但保守我工作上的順利,賞賜給我的職位和待遇更是遠超過我能力所配得的。在這次工作轉換之間,若不是神的安排,讓我先回台灣,有機會看到普世福音的需要,我早就接受新的工作了。神奇妙的帶領實在是我們無法測度的!現在,孩子們已經上大學了,我們年老的父母也有其他的家人在照顧,若不趁著還有健康的身體出來事奉,幾年後,自己能否存活都還是一個大問號?面對神的呼召,實在想不出拒絕的理由。雖然我們尚末達到保羅那種「視世上萬物為糞土」的境界,但是創造萬物、掌管萬有的全能主,已經告訴我們夫妻,什麼才是人生最有意義、最重要的事。求聖靈繼續帶領我們夫妻一起來學習做主無愧、忠心的僕人。

     今年六月回台灣短宣時,我們短宣隊再次經歷了神的大能:在廟宇林立的屏東縣滿州鄉,我們舉辦了兩場戶外的音樂佈道會、兩場門診佈道和一次街頭佈道,有機會和六十多人陪談,帶領了廿多位歸主。耶和華親自在前面為我們爭戰,願一切榮耀頌讚歸給衪!十字架的道路不好走,但是神把我們基督徒放在各種不同的崗位上,來見證衪自己的信實和慈愛。但願我們在離世前,都能和保羅一樣,向神說: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。從此以後,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,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。」